今天是 万年历
 
[加为收藏]
[设为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生活感悟
月光里的少年
编辑:东昌府新闻网 来源 添加日期:2019-07-16 18:11:40

 山东聊城  张桂林

  一
 
  夜里,我被二刚喊醒。
 
  由于房屋紧张,那个冬天我居住在奶奶院子前面的两间小屋里。晚上放学回来,我便躺在一张小床上困了。两间小屋通着,西间靠着南窗户停放着奶奶自己备好的寿棺,北边的空间堆积着树叶、柴草。东间对门靠北墙支着我的小床。迷迷糊糊中,有人拍着门板喊我,喊我去生产队的院子里偷粉条吃。我经不住生产队院子里一挂挂乍硬还软的粉条的诱惑,爬出被窝,走出院子。
 
  这是我在山东度过的第一个冬天。这年初夏,大姐和小妹便提前回来了,父母带着我和二妹是十一月下旬回到老家的。这半年,小妹在村里小学继续读书,放学后割草喂羊,大姐参加生产队劳动挣工分。入秋,姐妹俩披星戴月,扫树叶、拣树枝,积攒越冬的烧柴。我们从东北带回的粮食和积蓄很快耗尽,大姐半年的劳获也是车水杯薪,生活只能靠庄乡接济。由于水土不服,口音不通,饮食不适,我情绪十分低落,对未来满是迷茫。一入冬,生产队便开始生产粉条,夜晚粉条竿儿上的粉条就成了我的美味。这个冬季,那还没有冻透,入口即软,甜丝丝滑腻腻的粉条,既填充了我的胃,也为我苦闷的生活涂抹了一丝亮色。
 
  胡同里灌满了月光,没有人影。树木、草垛、屋檐,谁家遗忘在渠边沟畔仍然站立的秸秆,院落里忘记收拣已冻干的衣物、裂纹的瓦盆,走村窜街的狗丢弃在路边的一块骨头,这些风中之物发出大小强弱的声音,好像一白须老者抖动巨大的身形拨动百千琴弦,那声响幻化成猎猎旌旗席卷倾泻的月光,白花花,呼啦啦,冷飕飕,寒气煞人。我的胸腔好似一个暖窖,灌进来的一根根冰溜子融为冰水在身体里漫延。
 
  我来到生产队的院子,院子里一片漆黑,拉着铁丝的木桩子呆呆地立着,铁丝上也没有挂着的粉条,牛棚里也没有一丝动静。平日里的灯光,牛吃草的声音好像都被一面巨大的黑幕遮蔽了。
 
  我十分沮丧地原路返回。屋门半开半合。我记得出门时,把门关得严严的,走出去两步还回头看了看呢。我躺在床上还没合眼,大脑就困成了一勺浆糊。朦胧中,煞白的月光照在床头,平日里布满灰尘的原木寿棺也泛出了白光,寿棺周围升腾着寒气,袅袅地散开,阴森森的。西墙角那堆柴草腐朽的气息在月光中荡来荡去,草堆中发出“簌、簌”声响,偶尔有几点豆大的绿光闪耀,还有老鼠“哧、哧”的磨牙声像一根细线绳缠绕在耳蜗里痒痒的。我知道是月光喊醒了这些生灵,激活了沉睡的气息。
 
  咦!门咋又开了一扇呢。我想挣扎着下床,把门关上。可是似有重物压身,呼吸困难,怎么也动不了。我用手使劲扒着自己的眼皮,努力把眼睛睁大。月光一点点隐去,我在浓浓的夜色中又进入浑然的梦乡。第二天,上学的路上,我问二刚,昨晚你喊我去生产队偷粉条,我一溜小跑,也没追上你啊。二刚愣愣地看着我:你梦游了吧!
 
  二
 
  一天凌晨,我在睡梦中听到了此起彼伏的鸡叫,抬眼看看窗外,天色明亮,便认为到了上早学的时间。我迷迷糊糊地起床,穿戴好鞋帽,就走出了房门。月光泼洒到房顶,又顺着房檐流泻到院子里。两只在院子里觅食的家兔,听到开门声,折返身子轻挪慢跳,蹚起一缕袅袅的烟雾,奔向西墙根下的兔窝——它们在仅能容身的窝巢里向墙根的深处挖了一个洞,这个洞是我几个月后发现的。那个春天,黑灰色的母兔子怀孕了,拖着一个圆圆的肚子在院子里转来转去。兔子的肚子瘪了,窝里怎么没见生下来的兔仔呢。一天下午放学后,我趴在兔子窝口往里看,一只兔子正趴在窝里靠墙的一个洞口看着我,两只眼睛像晶莹剔透的黑葡萄,水汪汪的。那一刻,我从这小生灵的眼神里读出了机警和柔情。兔子们一窝一窝地生,有一些送了亲戚朋友,一些继续生活在洞中。我相信兔子洞在地下已通向了四面八方,或者在其它地方已有了出口。几年后,我们一家搬进城里,便把这座院子卖掉了,兔子也送给了院子的新主人。离开的那天,六七只兔子前前后后地卧在洞口——从它们泪汪汪的眼里,我知道这些可爱的小动物是在为我们一家送行。
 
  月光从院子里流到胡同,又从一个个胡同汇集到村庄的主街,然后流向村外的道路。我始终认为,道路上的月光和田野里的月光是不同的。道路上的月光有淡淡的烟火味道,还有人气味儿,胶皮轱辘味儿,骡马的尿臊味儿……田野里的月光没有。田野里的月光有桃、杏的花粉味,谷物成熟的馨香味儿,新翻泥土的土腥味儿。这些气味不是所有人都能闻得到,分辨清的。在双辽生活时,我从五六岁开始就跟着大人在沙坨子、草甸子上牧羊放牛。在草地上观察丢失牛马的蹄印,辨别它们的去向。经常追随蒙族人王大脑袋狩獾猎兔,根据动物的粪便气味和啃噬植物的痕迹推断它们藏匿的方位和距离。我还学会从蘑菇生长的环境、色泽味道,判断其是否有毒。总之,我小小的年纪就练就了敏锐的嗅觉和味觉。
 
  我独自走在村庄东北角一条通往学校的一条小路上。天地间白晃晃的,可远处的土包,近处的树木全都模模糊糊的。我不会在梦中吧,揉揉眼睛,把眼睛睁大,怎么还看不清楚呢——周围的一切好像隔着薄薄的磨砂玻璃。我看不见我的影子,影子消融在如水的月光里。四野静悄悄的,我好像踩在薄薄的纱上。“刷、刷”脚步声不是来自脚下,它来自身后微风吹皱的月光。
 
  前面的村庄静悄悄的,没有鸡鸣狗吠。此时,寒气愈浓,我有些惶恐,加快了脚步。
 
  三
 
  那个冬天以后,我再也没有遭遇过那么凊,那么柔的月光。
 
  这个冬天我借居在亲戚家空闲的院里,住处距离学校大约有一千五百米的距离。我早出晚归,一天步量两次。夜深人静,推开书本,我又沿着这条路紧走慢跑,缓解大脑的疲劳。有月光的晚上,坑洼的泥土路也变得平平展展,弹性十足了。多少年以后,我依然能看到自己在那段土路上身轻如燕,跳跃奔跑的身影。月光包裹着我,我便是一团月光了,追赶着天上的月亮。
 
  一阵浓雾袭来,月光披上了帷幔,路西边大坑旁的土坯房成了水榭楼台的庭院,那棵老榆树就是桂树了。院墙外拴在木桩上的那只老牛竟也在云里雾里了,它冲着我抬了抬头,伸了伸脖子,晃了晃那两个时刻都摆出拥抱架式的一对牛角,一副超然世外的样子。路东边,白日里见到的是一处平整整的空场,空场北面两排平房。更深夜静,月光和雾揉合在一起,浓稠、粘腻,伸出两掌,慢慢纂紧,掌心竟湿漉漉的。那两排房舍仿若在涓涓清流之中凌波而起,若隐若现,包围它的一千多人口的村庄悄然远遁,犬吠驴鸣也消隐希声。
 
  靠近路的一个窗口散射出灯光,灯光弱弱的,但它却在以后的无数个日子里,刷新着我的梦境。那灯光像是撞在厚厚的幕布上,软软地蓬松成一片橘黄。我知道,那橘黄的源头有一位清纯的少女正在苦读,她那白而透红的瓜籽脸上托着一双圆圆的眼睛,黑黑的眼珠像两颗沉在湖水中的宝石,饱满圆润,光泽外溢。
 
  她是我前桌同学,偶尔回头一笑,竟感觉微风拂面,散发着春天的气息和桃花带雨的芬芳,这气息和芬芳像一束激光瞬间照亮了我少年懵懂的心怀,我常感到一阵阵的晕眩和颤栗。那个冬天以后,我一直不敢断定那回头一笑,是否和我有关,但那个冬天确实遇到了美好。多年以后,我时常回忆起那个冬天的月光和月光里那个风一样行走的少年。

进入论坛讨论 关闭本窗口
版权和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东昌府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东昌府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东昌府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东昌府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图片新闻

社会法制

史海钩沉

科局风采

基层传真

郑家镇司法所 开展服刑人员家属慰问活动
区司法局举行社区矫正“集中教育示范课”活动
东昌湖派出所老人回家迷路 民警安全送回
香江派出所 奏响“五字”歌 筑牢调解矛盾纠纷
“法律进社区”普法宣传教育活动
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古楼监管所开展辖区固定食品
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斗虎屯监管所 开展药品专项检
我区召开食源性疾病监测培训会议
自觉抵制非法集资 维护金融稳定健康
自觉抵制非法集资 维护金融稳定健康

古代高考那些事
大佬兵败高考
这些小事件改变了历史巨轮的方向
孟浩然的哲学种子
哲学大家金岳霖的逸闻趣事
竺可桢:大学毕业后要做什么样的人
回望1999年 我很怀念她
新四军如何善待善用知识分子?
匡亚明与于省吾: “三顾茅庐”只为先生向北来
历史上中非外交为何能带来席卷亚欧的中国旋风
区审计局多措提升审计项目质量
区发改局助推审批服务水平“换档提速”
区审计局多举措做好预算执行审计工作
区市场监管局郑家监管所开展食品安全进校园活
区财政局贴心服务“零距离”
区民政局开展移风易俗活动
区市场监管局加强执法队伍培训
区财政局加强财政收支预算管理
区国土分局开展“清明祭英烈”活动
我区实施非税收入使用第三方支付方式缴费改革
柳园街道有序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
新区街道做好扶贫攻坚信访维稳工作
道口铺街道扶贫资金“现场办”
郑家镇以科技扶贫助推脱贫攻坚
柳园街道 召开安全生产推进会
沙镇镇扎实推进夏季征兵工作
侯营镇加强农村集体“三资”管理
斗虎屯镇打好环境保护组合拳
东昌府区柳园街道:“送什么都比不上送安全”
侯营镇 有序开展排查整治 钢铁违法违规项目
Copyright © 2007-2014 dcf.lcxw.cn 中共山东东昌府区委主管 中共山东东昌府区委宣传部主办
鲁ICP备09083931号  技术支持:聊城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