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万年历
 
[加为收藏]
[设为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史海钩沉
光岳楼的建造者陈镛 他的事咱知多少
编辑:东昌府新闻网 来源 添加日期:2018-09-06 08:59:30

   刘洪山

  前一段时间,中央电视台国际频道“国宝档案”播送了《天下名楼——运河古阁光岳楼》,使聊城名扬天下。是谁给我们留下了这一宝贵遗产?主持人根据地方志作了介绍,大意是洪武初平山卫指挥佥事陈镛,为了登高望远观察敌情用修城余木建了此楼。陈镛其人的历史我们知多少?记者访问了现已85岁、研究陈镛十余年的地方文史爱好者刘洪山。他说——
 
  前些时一位文史界的朋友转给我两篇新发现的《陈镛文录序言》,使我们知道了他更多的历史经历。从序中知道这两篇序是陈镛在浙江为教育诸孙,成立私塾,请当时浙江名士会稽郑元直任教师,郑在陈府见到陈镛在东昌时,东昌士大夫对他在东昌功绩赞颂的诗文。觉得这些诗文虽刻于金石,广泛传颂,但忧虑其散失,便荟萃成书,定名《陈镛文录(乘)》。郑又请了徐一夔、苏伯衡为此书写了这两篇序文。
 
  徐一夔,字惟精,号始丰,博学善属文,擅名于时。明朝建立后他入诰局,撰《大明集礼》,参修《大明日历》,著有《始丰稿》传世;苏伯衡,字平仲,时称“伯衡博洽群籍,为古文有声”。明朝建立后,擢为翰林编修,校《元史》,著作有《苏平仲文集》等传世。从这两人不平凡的身世,就可想到这序言的分量和价值。
 
  从这两篇序文中我们知道:
 
  一、陈镛的仪表
 
  徐一夔说郑将文集送到他处,是“以余知于公,且属之以序”。意思是说郑知道徐了解陈镛,请他作序。徐在序中说:“余尝获登公门,见公器宇凝重,识量宏达,有轻裘缓带,坐镇雅俗之风,心窃慕之。”意思是说:徐曾到了陈镛府上,见到陈度量庄重,见识广博,穿着轻暖裘服,系宽松的腰带,在兵镇一方的位子上,有风雅之士和流俗之风,内心暗暗地羡慕。徐取“家中所藏故物为家乘”之意,称这部书为《陈公文乘》,并为其作序。
 
  二、陈镛初镇登州四年
 
  陈镛是太祖的“勋旧为国重臣”,“洪武元年(1368)山东平,(陈)被旨出镇登州。”被旨,即承奉圣旨出镇登州。“公至登州,适倭奴犯海边时。登州新附,民心惊悸。公躬擐甲胄,率先士卒,设方略剿平之,民赖以安。”倭奴、倭,古代对日本的别称;附,顺从;惊悸,恐慌;擐,穿;甲胄,铠甲、头盔。大意是说,陈镛初到登州,正遇日本侵扰沿海,登州百姓刚顺从朝廷,民心恐慌。陈镛经过四年的亲穿铠甲、戴头盔,率领士卒与敌搏斗,设策略将日本侵扰者剿平,人民得到安宁。
 
  三、陈镛次镇东昌十二年
 
  陈镛是太祖“眷遇日隆,图任益重的重臣,及取中原即以东昌属公”。两序中对陈镛在东昌的贡献写的较详,恕不引用。按现在的话说,他来到百战之后的东昌,面对荆棘遍地的战争创伤,率士卒剪草萊荆棘、除倭寇、剿乱军、建城池楼阁、规划设置街巷、建设官署军营、疏通河道、修建桥闸,开垦荒芜土地,帮助农民学种水稻。经过十二年的整顿建设,寇贼扫平了,新政权的权威树起来了,对新政权不信任的人安定了,逃亡的人返回来了,百姓人口增多,漕运昌盛,商贾云集,军队粮饷充足,税费征收从宽,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我们不禁怀疑:他的职权有这么大吗?如按明制,地方是由指挥司、布政司、按察司共同管理这一政区的军政事务,平山卫指挥司仅是三司之一;而平山卫的编制,据府志记载,是指挥三员,指挥同知七员,指挥佥事十二员,另有署指挥佥事四员等。陈镛是指挥佥事,按上述体制衡量,他仅是卫署中十余名三级官员中的一员,不可能独自全面管理当地军政。 
 
  但是这时的东昌府,军政领导机构、官员配置还不是史书、志书所写的那样完备的编制,机构不健全,缺少官员。先说东昌府,《太祖实录》卷六五记载,洪武四年(1371)五月“以魏潜为东昌府知府”。但所见到的三种版本的府志“职官”中都没有魏潜,说明他没到任。嘉庆版府志中记载,“方克勤,洪武初任,时大军驻临清,克勤筹运芻粮无所匮乏。”方无到职具体时间,无政绩记载,只是做军队的后勤粮食供应,如确有这个知府,也是顶知府名的军队后勤官。比这个版本早的万历版和乾隆版府志都没有方克勤任知府的记载。所记载的首任知府是洪武二十五年到任的朱与文。
 
  再说平山卫,卫的官员省、府志都无记载。《太祖实录》中记载,洪武十五年(1382)八月“癸巳(朝廷)遣使敕平山卫指挥使司……敕至,其指挥(佥事)陈镛率幕官亲至京,具陈其由。”如有指挥、指挥同知在位,怎用佥事去京回报。
 
  同时各史籍都记载当时在东昌主政的是山东行省最高官员平章政事韩正,他常驻东昌,是统兵镇抚山东西部一方的统帅。
 
  所以陈镛就是在府、卫机构不健全的情况下的地方最高负责人。按两序所记,洪武帝对陈“图任益重……以东昌属公”,说明洪武帝对他充分信任、授于他特权处理东昌事务,虽官职不高,实为“钦差”。东昌史家将他的功绩列入《东昌府志·名宦志》,他是自明朝建立至府志成书232年间东昌府武职官员中的三位名宦之一;山东史家将他列入《山东通志·名宦志》,他是东昌府武职官员中唯一得此殊荣者。
 
  四、陈镛三镇浙江
 
  陈镛是洪武帝“知之尤深,恩宠优渥,度越尋常,不次超擢”的近臣。《明太祖实录》记载洪武十七年(1384)十月,“……升平山卫指挥佥事陈镛为浙江都指挥佥事。”这是因为破“左丞相胡惟庸谋反”案后,仍有隐藏的余党勾结日本图谋乱逆,寻机滋事。朝廷“降诏,切责倭国君臣”,指出“日本虽朝实诈,暗通奸臣胡惟庸谋为不轨,故绝之”。“命信国公汤和经略沿海,设防备倭。”(嘉靖版《浙江通志·经武志》)因浙江地处沿海,为京师南京的外围,海防任务特重,须增派文武全才的将领,于是太祖“断自宸衷”,立即旨派在登州海防战绩卓著、在东昌创下不朽功绩的陈镛去浙。陈镛镇浙,功绩累累,遂由四品都指挥佥事升为二品都指挥使。他的文集就是在这个时期编纂成书的。
 
  五、对陈镛的两件遗憾事
 
  一个遗憾,是他在聊城的官职错传了二百多年。他明明是平山卫指挥佥事,二百多年来人们却认为他是“东昌卫指挥佥事”。这两个卫虽都在东昌,但设置时间错着半个多世纪。嘉靖版《山东通志》卷十一“兵防”对两卫建成的时间记载是:“平山卫……洪武五年(1372)建”;“东昌卫……原系湖广武昌护卫,宣德六年(1431)调东昌府,改名东昌卫”。东昌卫比平山卫晚设了59年,他如果是东昌卫指挥佥事,就不可能建古楼了。至于武昌护卫为什么调来东昌?对此有兴趣的同志可读《明史·诸王传·楚王》。
 
  怎么出现了这么个错误呢?嘉靖版《山东通志》记载的“东昌守御指挥佥事”即平山卫守御东昌的指挥佥事,因当时东昌只有一个卫,卫名是可以省略的。到了乾隆四十二年(1777)编纂《东昌府志》时,就在“东昌”后加了个“卫”字,就成了“东昌卫守御指挥佥事”。从此之后纂修的嘉庆版府志、宣统版县志、民国时楼上碑刻以及新编地区志、市志和述及陈镛官职的各种书报都写为“东昌卫指挥佥事”,直到2003年编《聊城百科全书》才更正过来,错传了226年。
 
  再一个遗憾,是他的籍贯至今是个谜。由于他在东昌的功勋,《山东通志》、《东昌府志》都为他立了传,但都缺少他的籍贯。刘洪山查过《明实录》、《明史》、《明通鉴》,也没发现相关记载。据序中记述的他与朱元璋的关系和称东昌人为“北民不知种稻”,籍贯应是朱元璋初始创业的安徽、江苏、或河南一带,便查阅了康熙版《江南(包括江苏、安徽)通志》、雍正版《河南通志》、乾隆版《续河南通志》;陈在浙江高升后,会否落籍浙江?又查阅了乾隆版《浙江通志》;陈原是平山卫的官员,回否平山卫?也查阅了现见到的当时东昌府所辖三州十五县多种版本的州、县志。这些志书中的“职官”、“人物”、“陵墓”、“艺文”、“遗文”等章卷,都没发现他的原籍或落籍地、或他去世后的埋葬地、以及他文录的记载。再是他如回了平山卫,即是卫籍,卫所官职都是世袭,地方史也没有他子孙世袭官职的记载,说明他没回平山卫。
 
  他的籍贯、墓地、文录或仍有望发现。已查阅的这些书籍无记载并不意味着所有古籍就全无记载了,浩如烟海的当时文人著作、笔记,浙、苏、皖、豫等省所辖府、州、县的地方志不一定没有对陈镛的记述;郑元直“虑其散轶,荟萃成编”,请人写序,是梓印的准备,说明“文录”已刻印成书,该书或有幸尚存于世;徐序说,这部文录及陈镛的“余风”授给其子孙,其“贤子孙慎承之”,文录或许还由其后世贤子孙保存在世。说不定会像发现上述两序样出现意想不到的奇迹。相信随着科技发展、古籍的发掘传播,在富有恩义感的聊城人共同关注下,这个谜可能不久就会破解,热望有识者提供资料或线索。

进入论坛讨论 关闭本窗口
版权和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东昌府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东昌府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东昌府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东昌府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图片新闻

社会法制

史海钩沉

科局风采

基层传真

区法院 依托司法权 提升司法公信力
香江派出所
诉仲对接 让矛盾调处走上快车道
区法院开展打黑除恶 维护社会和谐
区检察院播洒法治阳光 助力“双城同创”
区法院强化“案例警示”加强廉洁司法教育
区法院完善工作机制加强对农村老年人权益的保
建设法制东昌“巾帼”在行动
引黄灌区派出所 “四个前移”打造民生警务新亮
香江派出所多措并举为危爆物品上把“安全锁”

光岳楼的建造者陈镛 他的事咱知多少
风雨兼程一路驰骋 ——区中医院院前急救点滴
启功先生的人情世故
解开启功生前身后的几个“谜团”
我区首家村级村史馆——侯营红色村史馆正式开
辛弃疾乡村夜行的愉快心情
做个像梁启超那样的好父亲
松毛岭上军魂碑
我经历的金门炮战
金门炮战,毛泽东为何要帮蒋介石一把?
区畜牧局积极开展全国文明城创建工作
区食药监局侯营监管所全面监管让小作坊旧貌换
区审计局深入推进廉洁从审
区审计局关注个人信息安全问题
区食药监局开展食品快检进社区活动
志存高远 学无止境
为建设“美丽东昌”筑梦起航
区食药监局开展进口食品专项检查
我区举行2018年全民健身月启动仪式 暨传统武术
区旅游局召开党风廉政建设会议
柳园街道有序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
新区街道做好扶贫攻坚信访维稳工作
道口铺街道扶贫资金“现场办”
郑家镇以科技扶贫助推脱贫攻坚
柳园街道 召开安全生产推进会
沙镇镇扎实推进夏季征兵工作
侯营镇加强农村集体“三资”管理
斗虎屯镇打好环境保护组合拳
东昌府区柳园街道:“送什么都比不上送安全”
侯营镇 有序开展排查整治 钢铁违法违规项目
Copyright © 2007-2014 dcf.lcxw.cn 中共山东东昌府区委主管 中共山东东昌府区委宣传部主办
鲁ICP备09083931号  技术支持:聊城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