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万年历
 
[加为收藏]
[设为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史海钩沉
启功先生的人情世故
编辑:东昌府新闻网 来源 添加日期:2018-08-23 10:05:42

   称呼也是一门学问

  启先生在世时,大家在启先生的当面,大多是称呼启先生。启先生教了70多年书,这“先生”,是学生—先生的意思,不是女士—先生的意思。也有称启老的,透着更加尊敬和一些生分。启先生有时会回以“岂(启)敢”,这是启先生的说话风格,客气,还风趣。
 
  启先生有很多学界和社会兼职,罗列下来篇幅会很大。按现在的风气,有称呼人家“张处”、“王局”的,也有称呼“张总”、“王董”的。在启先生这儿,很少有人称呼启先生的职务、官衔。有称启老师的,那是弟子,主要是多年来启先生的古典文学弟子。一些身边亲近的人,背后说起来称他“老头”。
 
  启先生是清宗室,清雍正皇帝第九代后人。所以在清朝说来,启先生的世系是贵族。启先生的曾祖颇有作为,辞去了朝廷封爵,科场登第,入了翰林。启先生的爷爷也随乃父,18岁中举20岁为翰林,从此这一族就变成书香门第了。启先生诞生于民国元年,因近代历史及家族的一些原因,启先生的姓氏也是有作为的:辞去了爱新觉罗皇家大姓,自小就是“姓启名功,字元白”。
 
  启姓,百家姓中是真没有。但启先生既然姓启,按照中国人传统的称呼,同辈或晚辈学人称“启元白先生”就没有什么不对了。
 
  也有些公共场合,启先生被称为启功。现在的传媒,无论怎样的大人物,一样是直呼其名。启先生是公众人物,按现在的习惯,好像也没有什么。不过有两件事,可见得启先生是不以为然的。启先生有很多同辈好友,都是文化大家。有一位先生,习惯于“启功、启功”地当面直呼。中国人的名,是师长叫的;朋友相熟,不愿称兄,直呼其字,才是亲切。启先生的莫可如何。
 
  启先生晚年眼睛不好。出版社请求他为陈垣老校长全集题签。我们用电脑集了“陈垣全集”四字请启先生过目,先生用笔改画了样子:“陈援庵先生全集”,下署“受业启功敬题”。并且,“启功”两字低一格。启先生教我们:虽然出版社有设计、制版的过程,但我却是一定要这样写的。
 
  启先生对人礼数周全,哪怕相处是晚生小辈。我第一次到先生家里,先生起来到门口相迎,令我惶恐。想想先生对客人都是这样,心里依然惶恐。先生送书给我,题字认真,我只好自己藏起来,不敢给别人看。
 
  启先生有件手札:“刘墉于人无称谓,上款每书某某属,不得已而有称谓者,又无求正之语。曾见其为果益亭书联,上款题益亭前辈四字;为铁冶亭书册,上款题冶亭尚书鉴五字。故余于刘宦,但呼其名。”刘罗锅官大气势大,说话写字自信过度,有失文雅。这样,别人“但呼其名”,就是一件文雅有趣的事情了。
 
  我服膺启先生,私下称呼老先生启夫子—老“老师”嘛,经纶满腹,风采循循,做事令人口服心也服。说话能言常人所不能言。“学为人师,行为世范”,实为夫子之道。嘴上说起来,还是称启先生。
 
  一位贵族后裔的人情世故
 
  我平时爱说启先生如何如何,当朋友问崇拜启先生什么,一时一句还说不清楚。我自己想一想,想到一个故事。
 
  国门初开,启先生访问港澳。那时候,出境都是公事,国家有专门的“出国制装”,一律是公款灰色西服。启先生和几位随同来到一位香港工商名人府上访问。进门人家就有利市红包,每位一个,首先就给启先生一个红包。夫子笑盈盈双手接下,口中称谢,随同也依样接下。在访问结束时候,夫子来到这家佛龛前(香港人家都有一个佛龛),口称吉祥,将红包献上。随同于是依样拜一拜,奉上红包,心中安详。这是个合情合理的故事,其实是个机智内敛的故事。
 
  我崇拜夫子,觉得用这个故事能说明我对夫子的服膺。我们有为买单打架的文化,也许,正在发展为逃单比聪明的文化。复杂的送礼、受礼等人情世故,怎样做得人人心安,是做人综合水平的测验。当年国内的月工资仅仅几十元人民币,是无法在港澳消费的。香港人送红包,一是有派利市的习惯,也是对大陆客人的体贴。这是人家的人情,却之不恭。夫子上门造访,事涉收钱,却又伤了本意。人人都说启先生为人随和、客气,夫子虽然从无疾言厉色,也从不丧失自己的原则。我总觉得,夫子这样的贵族后裔、文化通人,修养极深。对人谦恭有礼令人崇敬;内心的骄傲更令人佩服。精神的尊严,是从随和与通达中显露的。
 
  其实那时候有人戏称夫子是礼品公司,因为他替学校、替有关机构写了太多作品。海关有规定,没有正式的手续,夫子的作品不得出境。有一次,夫子得意地说起,出海关的时候,关检人员问夫子:您没有随身带自己的字画吧,没有手续也不能通关。夫子变色说道:还真带了。海关人员的笑话说不下去了:这就不好办了。夫子制造的火候到了,于是举起手腕,摇一摇说:在这儿呢,不违反规定吧?这是一个诙谐的故事,淘气一把,大家轻松。
 
  “贵人”与小人共同成就夫子
 
  20世纪初,中国有一些外国教会办的大学。这其实是西学东渐的一个实绩。“以文会友、以友辅仁”的辅仁大学,就是在北京有影响的一所。新中国成立后被师范大学合并,旧址仍在。
 
  启夫子幼年丧父,由爷爷、寡母和未出嫁的姑姑抚养。这样的孩子,本来就懂事孝顺,加上“贵胄天潢之后常出一些聪明绝代人才”(叶恭绰先生评价启夫子语),20岁的夫子因为“写作俱佳”(陈垣老校长评价夫子语),经傅增湘先生推荐,来到辅仁教书。
 
  来到辅仁,是夫子涉世之初,也是夫子生平最传奇的一段。夫子在这所大学三进两出,最后在这里教书一辈子,也在这里遇到了一生的贵人和小人。所谓小人也只是相对运主,勿解贬义。贵人和小人合作的命运双簧,分别由校长陈垣先生和属下的主管张先生出演。老校长看启夫子能力,请他教附中国文,张先生看文凭,辞退。一个回合。
 
  老校长再仔细看,还是觉得启夫子的才学胜任,请他教美术系绘画,张先生仍看美术文凭,辞退。再一个回合。
 
  老校长自己想了又想,没有收过启夫子的钱,真的只是认为这个青年有前途,三请他做自己的助教,这回张先生可能是烦了,不管这爷儿俩了。启夫子于是跟着陈老校长39年,教书73载,成为后来学界的“国宝”。
 
  陈垣老校长,字援庵,早年曾任民国众议院议员,教育部次长,故宫博物院理事。是史学大家“南(寅恪先生)北(援庵先生)二陈”之“北陈”,长期担任辅仁和北师大校长。陈老校长长启夫子32岁,对夫子多有教导扶掖,夫子一生以老师、父亲之礼事之。
 
  张先生为湖南人氏,生于19世纪末,与当时许多著名革命家同学,参加新民学会,参与“驱张运动”,好生了得。后来张先生出国勤工俭学,皈依天主教,考了好几个博士,回国进行教育救国。陈老校长和启夫子的师生之谊,是一段教育佳话,在学界十分知名。“天地君亲师”,启夫子独得师字,最有师缘。
 
  张先生新中国成立之前再度出国,从此就离开辅仁。张先生毕竟是影响启夫子命运的人物之一,夫子晚年,感到人生鞭策即将不再,为张先生写过一联。
 
  夫子“聪明绝代”,又长期在老校长鼓励、张先生鞭策的大学环境里,可以想见,这些都是夫子成就博大学问的重要因素。
 
  80年代的明媚春天
 
  20世纪80年代初,我和启夫子先后来到师大——这就是大话欺世,强于说“我的朋友胡适之”,捆绑大师以自重。也是说了好玩。实际情况是我进门上学,而教了50年书的启老师终于在学校有房子住了。不管怎么说,都是好事。
 
  现在想来,那可是美好的80年代。
 
  学校离二环很近,可依然是城边儿的样子,没有什么汽车,人也比较稀少,马路边上没有牙子,是一米多宽的排水明渠。那时学校显得安静,树木也多。梧桐的大叶子从路两边遮过来,形成一条绿色通道。行走其间,某株树上就吊一个蓝色小牌:什么树种,什么科目,什么拉丁文的学名。有人迎面走来,穿衣比较保守,精神面貌纯朴,目光坚定。如果是两三人,还互相讨论,比如诗歌、西方哲学,甚至真理。
 
  我清楚记得,有一天看到启夫子一个人在路上走,那时我经人指点认得了夫子,还没有说过话。我立定了仔细看他,夫子一人走路的样子,像走又像是玩儿,可以说是“兴致盎然”。那种小孩一样的欢喜,也许就是“登欢喜地”的境界吧。
 
  后来我留校,有机会替夫子法书拍照,听夫子说话,看夫子写字,和夫子渐有交道。再后来,缘分殊胜,替夫子编书,而且住到了夫子楼后。无事路过浮光掠影楼,想到夫子大德只在咫尺,我也心生欢喜。有一天带着相机,拍了一张绿荫中的浮光掠影楼。
 
  说回20世纪80年代,那是启夫子一生迟来的春天。夫子给学生做书法讲座,现场示范,写很多张字。学校小餐厅,挂六张夫子写的条幅。我还在上学,学校庆祝80年校庆,我们美术兴趣组参加展览布置。我们把夫子写的“校庆展览”大字,反过来直接涂上糨糊,贴在窗户上。有人说,启夫子的书法写满了师大校园。借用这样的夸张说法,也可以说,师大校园人人都有启夫子赠送的法书。那时的人没有商品意识,大家喜欢先生的字,就求夫子动笔,当时只道是平常。我有一个朋友,负责学校电话维修,也喜欢夫子的字。发挥从我做起的精神,这哥们儿拧松夫子的电话线,过会儿背着工具上门检修电话。夫子果然发现了电话的故障,看哥们儿忙上忙下之间,送了一件自己的作品。于是电话修好,哥们儿卷了夫子的法书回家。
 
  启夫子平生经历几个特色鲜明的时代,80年代后是光明珍贵的一段时光。夫子身怀绝学凡40年,“人不知而不愠”,终于可以用自己的学问做些事情,以慰平生。夫子在一首自况的诗中说:“昔日艰难今一遇,老怀开得莫嫌迟。” 
 
  (来源:《纵横》)

进入论坛讨论 关闭本窗口
版权和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东昌府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东昌府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东昌府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东昌府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图片新闻

社会法制

史海钩沉

科局风采

基层传真

区法院 依托司法权 提升司法公信力
香江派出所
诉仲对接 让矛盾调处走上快车道
区法院开展打黑除恶 维护社会和谐
区检察院播洒法治阳光 助力“双城同创”
区法院强化“案例警示”加强廉洁司法教育
区法院完善工作机制加强对农村老年人权益的保
建设法制东昌“巾帼”在行动
引黄灌区派出所 “四个前移”打造民生警务新亮
香江派出所多措并举为危爆物品上把“安全锁”

启功先生的人情世故
解开启功生前身后的几个“谜团”
我区首家村级村史馆——侯营红色村史馆正式开
辛弃疾乡村夜行的愉快心情
做个像梁启超那样的好父亲
松毛岭上军魂碑
我经历的金门炮战
金门炮战,毛泽东为何要帮蒋介石一把?
我亲历的1978年全省中专招生统考命题工作
难忘的1978年高考
区畜牧局积极开展全国文明城创建工作
区食药监局侯营监管所全面监管让小作坊旧貌换
区审计局深入推进廉洁从审
区审计局关注个人信息安全问题
区食药监局开展食品快检进社区活动
志存高远 学无止境
为建设“美丽东昌”筑梦起航
区食药监局开展进口食品专项检查
我区举行2018年全民健身月启动仪式 暨传统武术
区旅游局召开党风廉政建设会议
柳园街道有序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
新区街道做好扶贫攻坚信访维稳工作
道口铺街道扶贫资金“现场办”
郑家镇以科技扶贫助推脱贫攻坚
柳园街道 召开安全生产推进会
沙镇镇扎实推进夏季征兵工作
侯营镇加强农村集体“三资”管理
斗虎屯镇打好环境保护组合拳
东昌府区柳园街道:“送什么都比不上送安全”
侯营镇 有序开展排查整治 钢铁违法违规项目
Copyright © 2007-2014 dcf.lcxw.cn 中共山东东昌府区委主管 中共山东东昌府区委宣传部主办
鲁ICP备09083931号  技术支持:聊城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