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万年历
 
[加为收藏]
[设为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史海钩沉
我经历的金门炮战
编辑:东昌府新闻网 来源 添加日期:2018-06-01 10:41:51

   □ 山东聊城  张延顺

  应征入伍
 
  一九五五年底,国家从初中在校生中,征集特种兵——海空军。我是从聊城二中应征入伍的。
 
  五六年的农历正月初六,我们这些接到入伍通知书的青年,都去聊城集合。不管什么军种,统一换的陆军军装。换装没几天,我们这些按临时编制的班、排、连乘坐十几辆军用大卡车离开了故乡聊城。在济南火车站的货站,我们按指令,上了拉货用的闷罐车。经过两天两夜的行程,到达了目的地,旅顺口海军基地。
 
  当时来旅顺基地的新兵,不管来自哪个省,都进了新兵训练团,要在训练团集中学习几个月才能分配。因为当时海军属于特种兵,服役期限要比陆军多一二年,具备一定的军事技能。这些军事技术,必须通过集中学习,才能在实战中应用,也才算是一个合格的战斗人员。
 
  我们去时,训练团就驻扎在苏军走后留下的两座楼里,一下聚集几百人,只能打通铺睡觉,根本没有学习的地方。于是我们上山打石头,自己盖学习教室。用了不到半年的时间,就建成了一排排整齐的教室。
 
  有了学习的地方,才开始了正规的学习训练。我当时学的是海岸炮兵指挥仪。仪器是随大炮从苏联进口的,名为米纳2X指挥仪,主要配备在130火炮上。这种武器在当时就是比较先进的了。没有一定的文化基础,确实学不进去。特别是构造原理部分,更是难懂。好在要求我们能熟练的操作,能排除一般的故障,就可以上岗了。我们在训练团学习了几个月,又到老铁山海岸炮兵连实际操作了半个月,基本上掌握了指挥仪的操作技术。五六年年底,按照我们新学习的技术,进行了分配。学习航海的、通讯的、机电的,都上了舰船。我们学习指挥仪的、观察的都分到了海岸炮兵部队。我们几十个人,分到大连海军铁道炮团。铁道炮团是苏军留下的,活动性海岸炮。当时全国只有四个连,都驻守在大连。我分配在一七二连。驻守大连海运学院南边。我们四个连队轮流值班。哪个连队值班,火车头就开到哪个连的驻地。有时演习,我们指挥仪班是最辛苦的,必须跑到山顶上,把通向指挥仪的电缆一节节的收回装上火车,到达目的地,再把电缆和指挥仪接通。鸡蛋粗的电缆几十斤重,背着上山下山很是费力。固定的海岸炮电缆是埋在地下的,就没有这么费力了。
 
  调往前线
 
  五八年“八·二三”炮战前,驻守在大小金门岛的蒋军,经常向我驻守前线部队及前线村民、渔民打炮,造成军民死伤。为了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中央决定对大小金门及周围有驻军的岛屿,进行万炮齐轰。这就是以后说的万炮齐轰金门岛。这次炮战距今已六十年,整整一个甲子。当年我是二十几岁的青年,现在已是白发苍苍的耄耋老人,那场战役的片段确时常浮现在眼前。
 
  五六年春节刚过,连长叫我去旅顺基地参加体育集训。时间是一个月,回来后,在连队的体育课上做示范。当我集训到两周时,忽然接到通知,令我立即回队。什么原因没说,到了连队才知道,是从我们铁道炮团调十几个人去东海舰队。第二天,我们在一个参谋的带领下,从大连坐商船直达上海。船航行的很慢,在海上漂泊了两天两夜。上午才到达上海黄浦江码头,下船后我们直奔东海舰队司令部报到,接待我们的人看到我们一路上很辛苦,安排我们在新民路招待所休息,带我们来的参谋把我们送到招待所就回大连去了。
 
  我们十几个人,都是第一次来上海。一切感到很新鲜。头一天,我们就去上海最繁华的南京路,看了大世界,黄埔江岸,晚上回招待所。就这样,我们在招待所住了十几天,上海我们想去的地方都去了。之后我们选了两个代表去司令部请示我们的任务,司令部的人告知我们,去福建前线,到厦门水警岸炮团执行任务。我们拿到了介绍信,当天就坐上了去厦门的火车。当时鹰厦铁路刚通车不久,车走的很慢。从上海到厦门经过了两天两夜的行程。上午八九点才到厦门站。下车后,我们背着自己的行装,排着一路纵队,急行军似的向水警岸炮团司令部奔去。当时厦门早就换上了单衣。当我们十几个人穿着棉衣,还披着羊皮大衣,背着背包汗流浃背的走在大街上,引来不少行人的好奇和议论。到了炮兵团司令部,立即就把我们分到了各自的连队。我被分配到四十四营一六连,中央指挥哨。在招待所住了一夜,我就去了连队。
 
  我们连驻守在福建前线的南端,对面是蒋军驻守的东定岛,北面是大小金门岛。我们用测距仪和观察镜,可以清楚的看到金门岛上跑着的汽车和进出料罗湾的舰船。我连的大炮就座在海岸上,守卫着西海岸线。我连和驻守在晋江围头的岸炮,正好卡住大小金门通往台湾的水上交通路线。地势很重要,在以后的封锁金门时,起到了特别重要的作用。
 
  万炮齐轰金门岛
 
  闽南的八月,天气炎热,也是前线战士战前最紧张的时刻,我们连原先的露天观测哨都用东北运来的大原木加了盖。原本钢筋混凝土的指挥部,上面又加了一米厚的沙石,各炮位都备足了弹药,同时也加紧了战前演练,随时准备打仗。
 
  我记得很清楚,一九五八年的八月廿三下午五点刚过,指挥部发出了战斗警报,全连不到一分钟就进入到各自的战斗岗位。我的战斗岗位是指挥仪六号手,任务是传送指挥员的作战指令。我迅速连戴上耳机密送话器,呼叫各炮准备情况。当我听完各炮准备完毕,同时我向指挥部报告:“全连一切准备完毕”。此时是我们参战人员思想最紧张的时刻。好像外面各种杂音都消失了,只听到仪器转动的声音和心脏跳动的声音。当钟表的分针指向五点半时,我耳机里传来了指挥员的战斗指令。“战斗开始,目标金门岛料罗湾,战斗装药爆破弹,射速10秒”。我一面重复着指挥员的口令,两手同时操作指挥仪的指示器。当我听到:“放”字时,我口里喊出“放”字的同时,左手拇指按动发射指令。就听到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响。四发炮弹同时呼啸着向金门岛飞去。我接到指挥员的指令,每10秒按一下发射令,在按下发射令的同时,我右手握着秒表,同时打开,我计算着弹丸的飞行时间。当第一群炮弹还有10秒落地时,我发出弹落地指示,并喊出“弹着”。打了也就是三分钟,我耳机里传来观测哨的声音,料罗湾油库被我连打中起火了。说明我们命中了目标。
 
  当每门火炮连续发射四十多发时,炮膛的温度急剧上升,火炮已经没办法被射击手有效控制。弹药装进炮膛,炮膛一关,火炮自动发射,射击手躲都躲不及,被火炮的后坐力冲出几米远。发射的指令被打乱了。我及时向指挥员报告了这一情况。指挥员下达了暂停射击的指令。我连火炮虽然暂停射击,但陆军的炮火还在急速的射击。从观察哨里可以看到大小金门岛一片浓烟火海。因为我军的炮火来的既突然又密集,敌守军被我炮火打的一时晕头转向。过了好长时间,才向我军阵地还击,双方互射了一个多小时,全域才停下来。第二天,上级情报部门传来了头天的战果,打死两名中将一名少将,死伤守军官兵一千七百余名。
 
  从八月廿三后,我军对大小金门进行封锁,只要有从台湾来的舰船,立即开炮射击,台湾的任何军需物资别想运往敌占岛屿。同时,中央宣布领海权由原来的三海里改为十二海里。
 
  在海面封锁的同时,空军也展开了争夺制空权的战斗。我方阵地上空,经常有十几架敌我双方的战机,上下翻飞,在天空中“拼刺刀”。我连的高射炮及各炮位的高射机枪,因为分不清我军和台湾的飞机,只好在自己的炮位上,等待上级命令。
 
  这里有个插曲,“八·二三”后的一个夜里,突然有一架从台湾方向飞来的运输机,不知它是迷失了方向还是思想紧张,把我们营部的阵地,误以为是大金门的料罗湾,一进入我营部的高炮射程,我们的高射炮立即开火,敌机一看不妙,扔下东西转头向台湾方向逃去。因为是月亮天,敌机上扔下的降落伞向我营阵地飘落下来。全营没战斗任务的战士拿起冲锋枪把降落的地方包围起来。走近一看原来是十八个大木箱子,有的箱子在落地时已经被摔开,里面全是红烧猪肉罐头。经医生化验无毒,营长才叫人分下去。罐头每个一公斤,每两个人分一个罐头。改善了一次生活,余下的,作为战利品上交福建海军基地。
 
  从“八·二三”以后,我们吃住从未离开过自己的战斗岗位。每到饭时,由一个人到伙房把饭菜打来,就地分开,各吃各的。睡觉在自己的岗位附近,架块木板就是床,战斗空隙,和衣一倒,立即就进入梦乡。
 
  金门被封锁一段时间,岛上十几万军队弹尽粮绝。记不清楚是哪月哪天,前线雷达传来讯息,有艘台湾“中”字号大型登陆舰,在美国驱逐舰的护航下,向金门驶来。我连炮瞄雷达立即开机跟踪,同时下达战斗警报。
 
  我听到警报,立即进入岗位,我戴上耳机,就听到雷达站长向指挥员传送信息。“前面是台湾的中字号,后面是美国的驱逐舰,很快进入我炮射程”。因为有美国的驱逐舰,打不打福建就不敢决定了。一直请示到中央军委。才命令下来,打台湾的,不打美国的。在向上请示的这段时间,中字号已经进入我连的射击范围。炮手早就把炮弹放到了装填机上。所有战斗人员的思想都很紧张,也很安静。等了足有十分钟,我耳机里传来了指挥员的战斗指令,“战斗开始,目标中字号,战斗装药爆破弹,射速10秒”。我立即传送指挥员的战斗口令,随着操纵着仪器。当我喊出“放”字的同时,手也按下了发射按钮。只听一声巨响,炮弹向敌中字号飞去。
 
  就在我军射击敌舰时,护航的美国驱逐舰转头向公海驶去。在我连的炮瞄雷达上,看的清清楚楚。我耳机里传来雷达站向指挥员的报告声,“美舰向出海驶去”。由此我想到现在台湾执政的蔡英文,想靠美国的保护搞独立,真是痴心妄想!六十年前就证实了美国是靠不住的。当时,我军一直把中字号打瘫,美舰也没敢出来救。还是蒋舰把被我连打瘫的中字号给拖了回去。第二天早新闻,对美国军舰驶入我领海发出第一次严重警告。
 
  又是一天夜里,蒋军的一辆水陆两用战车,偷偷向我连对面的东定岛驶来。我连的炮瞄雷达立即开机,很快就捕捉到了目标,只打了几炮,目标就不动了。等我炮艇靠近一看,敌战车上的人已经不知去向,我军炮艇把它拖回,成了战利品。
 
  我连在封锁金门岛的几次战斗中,打了几次胜仗,上级给我连荣记集体三等功一次。
 
  对金门岛封锁了一个多月后,驻守部队弹尽粮绝,金门岛守军走投无路时,中央从大局着想,对金门解除了封锁,同时,炮战也停了下来。以后又改为双日不打单日打,其实我连队基本没打。
 
  炮击金门岛的那段时间里,让我们最难忘的是,文艺界全国人民慰问团,到前线慰问。当时炮战还没有完全停下来。敌我双方不一定什么时候就向对方打几炮。我记得到我连阵地来慰问演出的是全国曲艺队,说京韵大鼓的骆玉笙,说了段自编的京韵大鼓,相声演员小立本,说了段自编的相声,内容大多是我们前线阵地发生的事。听说梅兰芳大师带着自己的琴师在厦门炮艇码头上为战士们清唱。全国慰问刚走,各省市自治区慰问团,也相继而来。他们都带来本地的名剧团,拿来本地的土特产品。虽然拿来的慰问品不多,每个连队也能分到一点。山西的大红枣、山东的大葱,对南方的战士来说,由于当时运输的问题,确实很少见。
 
  岁月如梭,六十年前的事,哪能记得那么准。在亲友的鼓励下,写下了这篇不成熟的回忆。
 
  2018.5.14
 
  (作者:张延顺,男,一九三五年生人,伤残退伍老兵,东昌府区教育系统退休干部。)

进入论坛讨论 关闭本窗口
版权和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东昌府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东昌府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东昌府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东昌府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联系电话:0635-8412239。

图片新闻

社会法制

史海钩沉

科局风采

基层传真

区法院 依托司法权 提升司法公信力
香江派出所
诉仲对接 让矛盾调处走上快车道
区法院开展打黑除恶 维护社会和谐
区检察院播洒法治阳光 助力“双城同创”
区法院强化“案例警示”加强廉洁司法教育
区法院完善工作机制加强对农村老年人权益的保
建设法制东昌“巾帼”在行动
引黄灌区派出所 “四个前移”打造民生警务新亮
香江派出所多措并举为危爆物品上把“安全锁”

我经历的金门炮战
金门炮战,毛泽东为何要帮蒋介石一把?
我亲历的1978年全省中专招生统考命题工作
难忘的1978年高考
开封战役:解放军攻克的第一座省城
《义勇军进行曲》诞生背后的中共因素
老一辈革命家诗词中的革命精神
恽代英的清贫人生
明清聊城进士考辨
梁衡:关于毛泽东文风的鲜明特点
志存高远 学无止境
为建设“美丽东昌”筑梦起航
区食药监局开展进口食品专项检查
我区举行2018年全民健身月启动仪式 暨传统武术
区旅游局召开党风廉政建设会议
区审计局组织观看《厉害了,我的国》
区旅游局召开“大学习、大调研、大改进”工作
区审计局三举措加强党建工作
区工商联调解委员会扎实履行调节职能取得明显
区民营局召开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工程推进会
柳园街道有序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
新区街道做好扶贫攻坚信访维稳工作
道口铺街道扶贫资金“现场办”
郑家镇以科技扶贫助推脱贫攻坚
柳园街道 召开安全生产推进会
沙镇镇扎实推进夏季征兵工作
侯营镇加强农村集体“三资”管理
斗虎屯镇打好环境保护组合拳
东昌府区柳园街道:“送什么都比不上送安全”
侯营镇 有序开展排查整治 钢铁违法违规项目
Copyright © 2007-2014 dcf.lcxw.cn 中共山东东昌府区委主管 中共山东东昌府区委宣传部主办
鲁ICP备09083931号  技术支持:聊城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