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万年历
 
[加为收藏]
[设为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史海钩沉
难忘的1978年高考
编辑:东昌府新闻网 来源 添加日期:2018-04-26 15:39:57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高考季,多少学子正在最后冲刺,这也勾取了我对1978高考的回忆。

  1978年上半年是我们高中毕业的最后一学期,但这一学期格外让人心潮起伏,也不是要毕业的缘故,1977年恢复高考,“忽如一夜春风来”,“文革”积压的万千知青可以改变命运了,场部下到我们生产队的刘跃进考上了“南京工业林产学院”,我们老师在高中部同事的儿子,下到糖厂的潘东晖考上了“清华大学”,我们这届应届毕业要参加全国统一招生考试了啊!1977年是各省命题,1978年全国统一命题高考,这一年是中国农历“马”年,给人的感觉,有万马奔腾之势。教育恢复高考后,千万学子(应届学生和社会青年)齐奔高考这座改变人生命运的“独木桥”,当年印象最深的两篇文章:郭沫若为全国科学大会的书面演讲和徐迟的报告文学《哥德巴赫猜想》,将神州大地撩拨得异常兴奋和激越。
 
  “我们中华民族在人类文明发展史上,曾经有过杰出的贡献。现在,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我们民族正在经历着一场伟大的复兴。恩格斯在谈到十六世纪欧洲文艺复兴时曾经说过,那是一个需要巨人而且产生了巨人的时代。今天,我们社会主义祖国的伟大革命和建设,更加需要大批社会主义时代的巨人。我们不仅要有政治上、文化上的巨人,我们同样需要有自然科学和其他方面的巨人。我们相信一定会涌现出大批这样的巨人。”
 
  “科学工作者同志们,请你们不要把幻想让诗人独占了。嫦娥奔月,龙宫探宝,《封神演义》上的许多幻想,通过科学,今天大都变成了现实。伟大的天文学家哥白尼说:人的天职在勇于探索真理。我国人民历来是勇于探索,勇于创造,勇于革命的……”
 
  可怜我们自1976年下半年开始在茶场学校读高中,三十来号同学,只剩了一个学期了,立马分成文理科,以前教育闹革命,教材只有薄薄的二三十页,一个学期并没有正经读过几天书,学生经常要参加劳动,配合“运动”搞宣传,学生贪玩,老师也良莠不齐,甚至有教师把“盼星星、盼月亮”,读成“分星星、分月亮”,所学知识不连贯,先天营养不良,亏了小苗。数学知识是加减乘除和简单的代数几何,语文只有几百个简体字,古文仅从毛主席诗词中学到几个文言词语,要上考场真有点自卑,这就像“老鼠上秤钩,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幸运的是,教我们数学和语文的是傅刚石、汤蔚安老师,他俩均“文革”前毕业于湖南师范学院,正宗科班生,算得上学校的“王牌”,傅刚石老师单单瘦瘦,一脸清秀,带有邵阳洞口口音,讲课条分缕细,循循善诱,解题犹如玉手剥小笋,层层推进,实在是全心尽力,他白天要给我们上课,晚上还要辅导社会青年,星期天骑上自行车去营田场部帮领导及好友子女“加餐”,累的够呛,1977年湖南省高考试题一道解方程的题目,实际上就是“根与系数的关系”15分,傅老师说这是“韦达定理”,我们听得眼睛鼓成了鸡蛋,现在是初一年级的内容,班上数学成绩好点的同学还跟得上,不好的听得云里雾里,可见当时教育园地荒芜到了何种地步,学生文化知识掌握之少让人可怜,我们乡村学生连想象也是那么贫乏,以为“皇帝的好生活就是餐餐用油炒着饭吃”。
 
  汤蔚安老师一脸络腮胡子,黝黑的脸庞,崛起的嘴唇,给人以严肃和威严,他治学严谨,为人耿直,记得1976年下半年直到“国庆”节后才来我们学校任教,当时语文教材还未到,第一节课他仅拿一支粉笔上讲台,在黑板上写了两个大大的“语”、“文”,什么是“语”,什么是“文”,中国的“语”和“文”与外国的“语”和“文”有什么不同,古时的“语”和“文”与今天的“语”和“文”有什么差异,还举出一个例子,一个外国专家来我们当地,爱好汉学,在菜市场买蛋,居然用古汉语发问“鸡卵乎?鸭卵乎 ”他讲起课来滔滔不绝,我们听得目瞪口呆,汤老师把我们引向了一个全新的语文世界,我们都感叹这位老师知识丰富渊博。
 
  当年高考文科五科目,语、数、政、史、地,1976年农场大办高中,“村村点火,处处冒烟”,各分场都办有高中,总场“高中部”的老师分散到了各分场,各分场五科老师不全,缺胳膊少腿,史、地基本上是自学,也没有教材,到处找文科资料和练习题,我有时还帮汤老师刻钢板油印资料,其中有《岳阳楼记》、《陋室铭》等古文,他鼓励我们考上大学,每星期有免费电影看,伙食国家补贴,图书馆中外古今名著应有尽有,中国最美的大学座落于武昌珞珈山下,当时我想,要是考上“武大”,要看看它到底美在哪!文科的同学普遍数学“瘸腿”,史、地更差劲,一道“延安在中国哪个省”,居然有同学回答在“宝塔山下”,闹出笑话。
 
  1978年高考日期是当年的7月7-8号两天,酷热的天气和师生的紧张情绪到了令人窒息的程度,因为有许多社会青年参考,有父子、兄弟、姐妹,师生同上考场的,我们茶场也设了考点,我当时分在了学校南边靠西的第一间教室,汤老师任监考老师,语文、政治、历史、地理基本上发挥出了正常水平,印象深的是语文作文试题将一段文字缩写,“建设速度问题不是一个单纯的经济问题,而是一个政治问题”,其实就是将文字抽出主干,压缩内容,古文是一段“曾子之妻之市,其子随之而泣,其母曰:“女还,顾反为女杀彘”,妻适市来,曾之欲捕彘杀之,妻止之曰:“特与婴儿戏耳”。曾子曰:“婴儿非与戏也,婴儿非有知也,特父母而学者也,听父母之教。今子欺之,是教子欺也”,翻译其中三句,现在稍有古文常识的人不难做出,而对当时刚沾古文边的我们来说,准确译出确非易事。
 
  历史试题有一道“扼要举出周恩来同志在我国民主革命时期的主要活动”,得从小爱好文史之福,考后对照标准答案,应该得了一个满分。
 
  最可惜的是考数学,因为第一次参加高考,也不知道评分是分步计算的,有一道三角函数基本运用关系题,已知a、β锐角,欲证a+2β=兀/2,解了三分之二,因为没有全部做出来,只在草稿上演算,到点钟声一响慌慌张没有写上试卷,这可是一道20分题啊!
 
  汤蔚安老师巡视每个考生的答卷,脸上露出不易觉察的失望之情,他监完最后一堂考,来到我的考试桌前,略带慰藉之意说,“考完了,你回去等消息吧!”当时我没有太在意,考上大学对于我们这届应届毕业生来说,无疑是“骑自行车上月球”,加之数学考“塌”了,没有抱太大希望。
 
  回乡下,16岁的我,真是少年不知“愁”滋味,过上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回乡集体劳动生活,深翻茶田,锄草、打平剪、摘茶,单调而又乏味,对未来一片茫然。8月下旬的一天傍晚,从场部参加师训回来后来成为我舅哥的黎国光老师从马路边上下坡看到我收工后疲倦的坐在阳台阶基上,十分惋惜地喊道:“周应明,你离大专上线差了0.1分,没有上线”。当年大中专分开考试,大专没有上线,中专也读不了,大专录取线是305分,我考了304.9分,记得历史考了89.9分,数学36分,不知那0.9分从何而来,自此以后,我才成熟了许多,思考起自己的理想和未来,忽然间感觉自己长大了许多。过了几年,我在高中部任教,调到学校担任支部书记的谭步云老师从教师花名册看到了我的名字,特意从操场边叫上我,“你叫周应明啊,1978年我为了你0.1分跑了地区(那时没有建市)两趟,可惜没有办法上录取线。”我在四分场中学复读,邓雄老师经常告诫同学做题要细心,以我0.1分为例,不然“差之厘毫,失之千里”。
 
  1978年高考也演绎了许多悲喜剧,最有代表性的是吴宗光先生(我大学学长),他当年与学生一同参加了高考,是当时岳阳地区文科类总分第二名,预录到北京师范大学,可体检,医生鉴定报告单上“未见血吸虫病”一句让他从“北京师大”跌落到“岳阳师专”,“未”字与“见”字相连,“未”字出头不明显,写成了“现血吸虫病”,这“血吸虫”在南方司空见惯,到了京城如同现在的“爱滋病”,左等右等不见通知,后来只能补录到师专。
 
  六分场郭胜斌历史考了近100分,录取到武汉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多年后我在岳阳文史馆见了他,开玩笑说,我要是数学不考“塌”,有可能与他倘佯在珞珈山下,樱花树旁,为圆当年“武大”梦,我2003年特意到“武大”转悠了两天,这所美丽的大学让一个乡村少年魂牵梦绕啊!
 
  1978年全国参考人数高达550万人,录取率不到5%,“高考”让千百万人改变了命运,也是我们国家、民族走上新生之路的前奏,当年我虽然名落孙山,但也为我上了人生的第一课。人的一生有几个重要节点,当然“金榜题名时”不能例外,可个人的命运与国家民族的命远息息相关,我们民族走向光明坦途确实不易,这段历史不能忘记。(周应明)

进入论坛讨论 关闭本窗口
版权和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东昌府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东昌府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东昌府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东昌府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联系电话:0635-8412239。

图片新闻

社会法制

史海钩沉

科局风采

基层传真

区法院强化“案例警示”加强廉洁司法教育
区法院完善工作机制加强对农村老年人权益的保
建设法制东昌“巾帼”在行动
引黄灌区派出所 “四个前移”打造民生警务新亮
香江派出所多措并举为危爆物品上把“安全锁”
东昌府:法律平台建设走进百姓
区公安局召开宣传贯彻《山东省禁毒条例》新闻
赡养问题引纠纷 人民调解唤亲情
东昌湖派出所夯实辖区平安根基
区司法局践行司法为民理念 落实司法改革措施

难忘的1978年高考
开封战役:解放军攻克的第一座省城
《义勇军进行曲》诞生背后的中共因素
老一辈革命家诗词中的革命精神
恽代英的清贫人生
明清聊城进士考辨
梁衡:关于毛泽东文风的鲜明特点
毛泽东1959年回家乡轶事
《岳阳楼记》的光芒所在
少年苏轼:我本一道士,奈何入红尘
区工商联调解委员会扎实履行调节职能取得明显
区民营局召开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工程推进会
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全力开展学校食堂及学校
区财政局邀请派驻纪检组开展党风廉政专题教育
区法制办多措并举助力生态文明建设
区地税分局开展春训暨纪律教育集中学习活动
区民营局强化行业监管部署节后复工复产安全生
区文广新局开展文化下乡送温暖活动
区食药局开展“食安护佳节”专项监督抽检
市区国税局全力助推出口企业发展
柳园街道有序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
新区街道做好扶贫攻坚信访维稳工作
道口铺街道扶贫资金“现场办”
郑家镇以科技扶贫助推脱贫攻坚
柳园街道 召开安全生产推进会
沙镇镇扎实推进夏季征兵工作
侯营镇加强农村集体“三资”管理
斗虎屯镇打好环境保护组合拳
东昌府区柳园街道:“送什么都比不上送安全”
侯营镇 有序开展排查整治 钢铁违法违规项目
Copyright © 2007-2014 dcf.lcxw.cn 中共山东东昌府区委主管 中共山东东昌府区委宣传部主办
鲁ICP备09083931号  技术支持:聊城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