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万年历
 
[加为收藏]
[设为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化旅游
冯友兰:我的八十年读书经验
编辑:东昌府新闻网 来源 添加日期:2018-03-29 10:26:25

   有人说,古人读书,从上到下,频频点头称是,往往更容易学而有得;而今人看书,摇头晃脑,总是急于“否定”,即使遇到佳作也无法“虚心”以受。这个说法虽有戏谑之意,但是似乎也挺合情理。读书有法,到底该如何读书,读了八十年书的哲学泰斗冯友兰先生的经验也许值得我们借鉴。——编者按

  我今年八十七岁了,从七岁上学起就读书,一直读了八十年,其间基本上没有间断,不能说对于读书没有一点经验。我所读的书,大概都是文、史、哲方面的,特别是哲。我的经验总结起来有四点:(1)精其选,(2)解其言,(3)知其意,(4)明其理。
 
  先说第一点。古今中外,积累起来的书真是多极了,真是浩如烟海,但是,书虽多,有永久价值的还是少数。可以把书分为三类,第一类是要精读的,第二类是可以泛读的,第三类是仅供翻阅的。所谓精读,是说要认真地读,扎扎实实地一个字一个字地读。所谓泛读,是说可以粗枝大叶地读,只要知道它大概说的是什么就行了。所谓翻阅,是说不要一个字一个字地读,不要一句话一句话地读,也不要一页一页地读。就像看报纸一样,随手一翻,看看大字标题,觉得有兴趣的地方就大略看看,没有兴趣的地方就随手翻过。听说在中国初有报纸的时候,有些人捧着报纸,就像念五经四书一样,一字一字地高声朗诵。照这个办法,一天的报纸,念一天也念不完。大多数的书,其实就像报纸上的新闻一样,有些可能轰动一时,但是昙花一现,不久就过去了。所以,书虽多,真正值得精读的并不多。下面所说的就指值得精读的书而言。
 
  怎样知道哪些书是值得精读的呢?
 
  对于这个问题不必发愁。自古以来,已经有一位最公正的评选家,有许多推荐者向它推荐好书。这个选家就是时间,这些推荐者就是群众。历来的群众,把他们认为有价值的书,推荐给时间。时间照着他们的推荐,对于那些没有永久价值的书都刷下去了,把那些有永久价值的书流传下来。从古以来流传下来的书,都是经过历来群众的推荐,经过时间的选择,流传了下来。我们看见古代流传下来的书,大部分都是有价值的,我们心里觉得奇怪,怎么古人写的东西都是有价值的。其实这没有什么奇怪,他们所作的东西,也有许多没有价值的,不过这些没有价值的东西,没有为历代群众所推荐,在时间的考验上,落了选,被刷下去了。
 
  现在我们所称谓“经典著作”或“古典著作”的书都是经过时间考验,流传下来的。这一类的书都是应该精读的书。当然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历史的发展,这些书之中还要有些被刷下去。不过直到现在为止,它们都是榜上有名的,我们只能看现在的榜。
 
  我们心里先有了这个数,就可随着自己的专业选定一些须要精读的书。这就是要一本一本地读,所以在一个时间内只能读一本书,一本书读完了才能读第二本。在读的时候,先要解其言。这就是说,首先要懂得它的文字;它的文字就是它的语言。语言有中外之分,也有古今之别。就中国的汉语笼统地说,有现代汉语,有古代汉语,古代汉语统称为古文。详细地说,古文之中又有时代的不同,有先秦的古文,有两汉的古文,有魏晋的古文,有唐宋的古文。中国汉族的古书,都是用这些不同的古文写的。这些古文,都是用一般汉字写的,但是仅只认识汉字还不行。我们看不懂古人用古文写的书,古人也不会看懂我们现在的报纸。这叫语言文字关。攻不破这道关,就看不见这道关里边是什么情况,不知道关里边是些什么东西,只好在关外指手划脚,那是不行的。我所说的解其言。就是要攻破这一道语言文字关。当然要攻这道关的时候,要先做许多准备,用许多工具,如字典和词典等工具书之类。这是当然的事,这里就不多谈了。
 
  中国有句老话说是“书不尽言,言不尽意”,意思是说,一部书上所写的总要比写那部书的人的话少,他所说的话总比他的意思少。一部书上所写的总要简单一些,不能像他所要说的话那样啰嗦。这个缺点倒有办法可以克服。只要他不怕啰嗦就可以了。好在笔墨纸张都很便宜,文章写得啰嗦一点无非是多费一点笔墨纸张,那也不是了不起的事。可是言不尽意那种困难,就没有法子克服了。因为语言总离不了概念,概念对于具体事物来说,总不会完全合适,不过是一个大概轮廓而已。比如一个人说,他牙痛。牙是一个概念,痛是一个概念,牙痛又是一个概念。其实他不仅止于牙痛而已。那个痛,有一种特别的痛法,有一定的大小范围,有一定的深度。这都是很复杂的情况,不是仅仅牙痛两个字所能说清楚的,无论怎样啰嗦他也说不出来的,言不尽意的困难就在于此。所以在读书的时候,即使书中的字都认得了,话全懂了,还未必能知道作书的人的意思。
 
  从前人说,读书要注意字里行间,又说读诗要得其“弦外音,味外味”。这都是说要在文字以外体会它的精神实质。这就是知其意。司马迁说过:“好学深思之士,心知其意。”意是离不开语言文字的,但有些是语言文字所不能完全表达出来的。如果仅只局限于语言文字,死抓住语言文字不放,那就成为死读书了。死读书的人就是书呆子。语言文字是帮助了解书的意思的拐棍。既然知道了那个意思以后,最好扔了拐棍。这就是古人所说的“得意忘言”。在人与人的关系中,过河拆桥是不道德的事。但是,在读书中,就是要过河拆桥。
 
  上面所说的“书不尽言”,“言不尽意”之下,还可再加一句“意不尽理”。理是客观的道理;意是著书的人的主观的认识和判断,也就是客观的道理在他的主观上的反映。理和意既然有主观客观之分,意和理就不能完全相合。人总是人,不是全知全能。他的主观上的反映、体会和判断,和客观的道理总要有一定的差距,有或大或小的错误。
 
  所以读书仅至得其意还不行,还要明其理,才不至于为前人的意所误。如果明其理了,我就有我自己的意。我的意当然也是主观的。也可能不完全合乎客观的理。但我可以把我的意和前人的意互相比较,互相补充,互相纠正。这就可能有一个比较正确的意。这个意是我的,我就可以用它处理事务,解决问题。好像我用我自己的腿走路,只要我心里一想走,腿就自然而然地走了。读书到这个程度就算是能活学活用,把书读活了。会读书的人能把死书读活;不会读书的人能把活书读死。把死书读活,就能把书为我所用,把活书读死,就是把我为书所用。能够用书而不为书所用,读书就算读到家了。
 
  从前有人说过:“六经注我,我注六经”。自己明白了那些客观的道理,自己有了意,把前人的意作为参考,这就是“六经注我”。不明白那些客观的道理,甚而至于没有得古人所有的意,而只在语言文字上推敲,那就是“我注六经”。只有达到“六经注我”的程度,才能真正地“我注六经”。(文/冯友兰)
 
  冯友兰(1895——1990),河南南阳唐河县人,是中国现代史上杰出的哲学家、思想家、教育家,历任中州大学、广东大学、燕京大学教授,清华大学、西南联大文学院院长,清华大学校务会议主席,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等,被誉为“现代新儒家”。其代表作之一《中国哲学简史》被译为11种文字,成为外国人学习中国哲学的经典教材,享誉全世界。

进入论坛讨论 关闭本窗口
版权和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东昌府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东昌府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东昌府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东昌府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图片新闻

社会法制

史海钩沉

科局风采

基层传真

区法院 依托司法权 提升司法公信力
香江派出所
诉仲对接 让矛盾调处走上快车道
区法院开展打黑除恶 维护社会和谐
区检察院播洒法治阳光 助力“双城同创”
区法院强化“案例警示”加强廉洁司法教育
区法院完善工作机制加强对农村老年人权益的保
建设法制东昌“巾帼”在行动
引黄灌区派出所 “四个前移”打造民生警务新亮
香江派出所多措并举为危爆物品上把“安全锁”

辛弃疾乡村夜行的愉快心情
做个像梁启超那样的好父亲
松毛岭上军魂碑
我经历的金门炮战
金门炮战,毛泽东为何要帮蒋介石一把?
我亲历的1978年全省中专招生统考命题工作
难忘的1978年高考
开封战役:解放军攻克的第一座省城
《义勇军进行曲》诞生背后的中共因素
老一辈革命家诗词中的革命精神
区食药监局侯营监管所全面监管让小作坊旧貌换
区审计局深入推进廉洁从审
区审计局关注个人信息安全问题
区食药监局开展食品快检进社区活动
志存高远 学无止境
为建设“美丽东昌”筑梦起航
区食药监局开展进口食品专项检查
我区举行2018年全民健身月启动仪式 暨传统武术
区旅游局召开党风廉政建设会议
区审计局组织观看《厉害了,我的国》
柳园街道有序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
新区街道做好扶贫攻坚信访维稳工作
道口铺街道扶贫资金“现场办”
郑家镇以科技扶贫助推脱贫攻坚
柳园街道 召开安全生产推进会
沙镇镇扎实推进夏季征兵工作
侯营镇加强农村集体“三资”管理
斗虎屯镇打好环境保护组合拳
东昌府区柳园街道:“送什么都比不上送安全”
侯营镇 有序开展排查整治 钢铁违法违规项目
Copyright © 2007-2014 dcf.lcxw.cn 中共山东东昌府区委主管 中共山东东昌府区委宣传部主办
鲁ICP备09083931号  技术支持:聊城新闻网